第一二九章 麻子大爷去世

????母爱的力量是伟大的,我看到媳妇眼里坚定的目光,我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紧紧的握着媳妇的手,幸亏我跟这家医院熟悉,院长给协调医生,并对我说医生很快就来了。我们只好去产房等着,这时护士拿来了一个监听心音的机器,这个机器放在胎儿的心跳位置,会把胎音放的很大,可能是出羊水的原因,胎音一阵阵的很大,扑通扑通的跳,我的心也跟着跳,没有想到婴儿的胎音是那么的令人震撼。

????我知道媳妇肚子里的小生命,就要出生了。终于在快天亮的时候,医生来了,在医生来之前,我一直握着媳妇的手,手都握出汗了,可是我还想紧紧的握着,我知道媳妇这一进去,所受的罪和心里的恐惧是我无法想象的,我心疼自己的媳妇,忍不住的想流泪,可是那么多医生和护士,我强忍住了眼里的泪水。

????到了手术室的门口,我被禁止入内,和我娘两个人等着,看着手术室三个字,我始终静不下来,各种担心交织在一起,在那里一个劲的转,等待的时候我才知道时间过的那么慢。天亮的时候,我岳父岳母赶来了,问我们情况,当我娘说到还在手术室,看样子受老鼻子罪了,我当时眼泪就流出来了,怕别人看见,我赶紧的跑到窗户跟前偷偷的抹眼泪。

????经过了漫长的等待,一个护士抱着一个孩子出来,对我们说:“恭喜你们是一个千金,母女平安。”

????我接过自己的孩子,从这一刻起,我就是一个父亲了,做父亲的喜悦一下子涌上来,有了媳妇也就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孩子,也就有了责任,看着女儿熟睡的样子,我心里幸福极了,女儿刚出生闭着眼睛,小嘴好像还在动,白里透红的皮肤,显的无比娇嫩,我亲了会女儿,把女儿交给了我母亲,接着心里就盼着媳妇出来。

????手术室的门打开了,医生和护士推着手术车出来了,媳妇紧闭着眼睛,面色有些黄,我看到这里心里一急,拉着一个医生说:“医生,医生,我媳妇怎么样?我媳妇怎么样?”

????医生说:“小伙子你不要激动,手术很成功。”

????我着急的说:“那我媳妇怎么躺着不说话?”

????医生说:“剖腹产需要慢慢的恢复,一会就会清醒过来了。”

????我听了医生的话,不再像刚才那么急了,只是心疼媳妇,把媳妇推到住院的地方,从手术车上抬下来,放到病床上,我就紧紧的抓着媳妇的手,一个劲的在那里疼的掉眼泪,好一会媳妇醒了,朝着我虚弱的说:“晓东你怎么哭了?眼泪把我的手都打湿了。”

????我赶紧的擦擦眼泪,对着媳妇说:“我是高兴的,高兴的掉眼泪。”

????媳妇说:“把咱们的孩子抱过来我看看,这个小家伙在我肚子里的这几个月一点都不老实。”

????我岳母赶紧把孩子抱过来,孩子到现在还没有醒,睡的很香甜,媳妇看着孩子喜极而泣,我岳母赶紧的劝媳妇不要哭,说月子里哭对眼睛不好。我媳妇笑着说:“没事,我是高兴的。”

????我的女儿出生了,接着就是回家挂红子,三天报喜,其实在农村,一般有经验的,一看挂红子,不用问,就知道是男孩是女孩,生了男孩就挂一张弓、一支箭、拴一头蒜,意思是能打会算,生女孩就挂一块红布,上面用红高粱杆穿起来,象征以后能纺会织。

????我回家高高兴兴的挂完红子,就煮了二十九个鸡蛋,去给岳父岳母报喜,报喜也是有规矩的,在以前生男孩或者生女孩,娘家是不问的,只要一看女婿带来的东西就知道了,生男孩的,书包里装着一只钢笔和一本书,而女孩却是一束花。

????我高高兴兴的用书包装上二十九个鸡蛋,和一束花,就去给我岳父岳母报喜,在岳父家吃了一顿饭,然后就回家。等到第九天的时候,女儿就该送米糖了,我不知道米糖是哪两个字,但是这个却是我们祖辈传下来的规矩,女孩九天,男孩十二天,这一天亲戚好友都会带着鸡蛋和汤一起来贺喜,那一天麻子大爷也来了,到我家之后,看着我的女儿非常的高兴。

????有了女儿之后我的生活更忙了,给媳妇做饭,照顾小孩子,洗尿布,洗衣服,还得看病,不过虽然忙,但是日子过的很充实,渐渐的把麻子大爷的话给忘了,这天夜里我睡【无广告小说网WWW.XCXS8.COM】觉的时候,就有人喊我,我睁眼一看,自己竟然在院子里,我的跟前站着一个人,这个人穿着一身蓝色的马褂,带着一个瓜皮帽,面色比普通的人白,我一看这个人,惊的张大了嘴巴,这个人竟然是我的那个纸人哥哥小会。

????我惊奇的说:“小会哥哥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????小会说:“弟弟,我来是告诉你一件事的。”

????我说:“什么事?”

????小会说:“我给你说了你不要伤心,我爹和我该走了,我爹让我来给你说一声。”

????“你和你爹该走了?”我有点迷糊了,想了想忽然想起来,小会的爹不就是麻子大爷吗?他说和麻子大爷该走了,这个走不就去世吗?我想到这里,感觉脑袋一下子大了好几圈,对着小会说:“小会哥哥,你是说你和我大爷……”

????小会点点头,然后对我说:“晓东我爹说了,让你一定要天亮了再去,他想安安静静的走,后事都安排好了,还说凡事不用你操心。”

????我哪听的进去这些呀,一个劲的在那里哭,小会说:“晓东你别哭,一定要记住我的话,等天亮了再去,一定要记住了。”

????说完之后就慢慢的走了,我心里一急,竟然醒了,我醒了之后,我媳妇问我说:“晓东你怎么了?好好的怎么睡觉哭起来了?”

????我一听心里一急,就把自己做的梦说出来了,等说出来之后,又有点后悔,乡下有一个说法,就是做了噩梦,晚上不能说,必须等到第二天早上才能说。后悔只是转瞬之间的事,我在那里再也睡不住了,想穿衣服起床,到麻子大爷家看看,这时媳妇说:“晓东,你最好别去,刚才我听你说了,小会哥嘱咐你,一定要等到天亮再去,麻子大爷既然这样说了,那就肯定有他的用意,他老人家想轻轻松松的走,你就等到天亮吧?”

????我一听也是,小会反反复复的嘱咐我天亮再去,一定有他的道理的,于是我从床上走下来,在屋子里转起圈来,一圈圈的转着,心里一股急火。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,我出去骑着摩托车,就急急的朝着麻子大爷家而去。过大街穿小巷,到了麻子大爷的家门口,麻子大爷家的大门大敞四开着,我心里一喜,心想麻子大爷肯定没有事,于是赶紧的插上摩托车,赶紧朝着麻子大爷家走去,一进大门,我当时就愣了,麻子大爷家的大门放着一个棺材,漆黑的棺材发出瘆人的幽光,傻子都知道棺材意味着什么,我知道大事不好,小会说的是真的。

????于是我赶紧的进了大门,朝着屋里一看,顿时觉得一股棉花塞着嗓子眼,眼里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我看见一张床对着门放着,在床上躺着一个人,这个人带着瓜皮帽,穿着寿衣,直直的睡在床上,我赶紧的跑过去,只见麻子大爷睡在那里很安详,面上带着玩笑,两只手很自然的放在身子旁。我伸出手,慢慢的靠近麻子大爷的鼻翼,想试试麻子大爷有没有呼吸,手颤抖着,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,于是我用另一只手,抱着我的那只手,放到了麻子大爷的鼻翼边上,没有感到呼吸,我知道麻子大爷已经去世了,当时感到天旋地转,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一下子趴在床边上,大声的哭着大爷,我放开嗓子哭的,大清早的哭声传了很远,这个时候,周围的邻居都听到了哭声,从四面八方的赶过来,大家一听是麻子大爷去世了,都忍不住的垂泪。

????麻子大爷为人非常好,周围的邻居不住的惋惜,这时忽然一个粗嗓子在那里哭嚎道:“哥,我的二哥,你怎么说走就走了?昨天咱们哥俩还唠嗑,才一时不见,你就到那边了。”

????我一看是郑大爷,郑大爷和麻子大爷的交情不错,郑大爷哭了一会,我擦着眼泪就问郑大爷怎么回事,郑大爷说:“昨天你麻子大爷找到我,说自己该走了,等走了之后,让我给安排后事,他自己的墓地说已经选好了,就在你们杨家的西边那个林地,他给我一万块钱,办丧事一切从简,不要三天五七,剩下的钱都给你,还有三天的时候,你们几个小哥们把屋子里的那些纸牛纸马的,给带到坟地里烧了,还说让你一定要好好的行医,一定会有福报。我当时听你麻子大爷一说,伤心极了,可是你麻子大爷说伤心啥,生老病死都是天意,他活八十多岁,现在没病没灾的走了是福气。“

本页网址:http://www.xcxs8.com/xiangcunguaitan/13885.html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,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!